清酒

深入
加州清光
all清
堀清
三条清
三日清
主清
清右是重点
站冷圈
见不得有人说这孩子。
叫我阿酒就好

二次元唯一男神 佐藤流司 (吹爆)
沉迷刀音的流司清光

文笔小白,爱刀子,爱吃肉的高二在校生。
谢谢支持
谢谢小红心小蓝手
谢谢fo的小粉丝

全职all叶

加州清光错误的战斗方式(上)

本文活击设定。
ooc致歉

深度清光厨
all清预警。
堀清(亲情向)

文笔小白,谢谢观看。
有小红心和小蓝手就更好啦~
其实是想要评论的鼓励(闭嘴吧你)


四天前

第三部队大和守安定带队远征寻找资源。

第二部队加州清光带队出阵训练短刀。

两队一同出发,两人笑着互相击掌,带队交叉而过时又是一如既往的吵起嘴来。

大和守安定站在原地淡淡的说: 缺胳膊断腿回来了我可不管你。

加州清光气哼哼的回答:什么啊,安定才是,极化回来也没见有变多强哼,而且就算是我受伤了也还有药研在呢,更何况那么低的任务怎么可能会缺胳膊断腿啊,安定真不可爱!

大和守安定:哦是吗,小猫咪还真是傲慢呢。

眼见两人又要吵个不休,三部队的和泉守和长曾祢虎彻上前,一个提溜回来了大和守,一个推过去了加州清光,扯开了两个吵不停的小孩子才算是出发了。







四天后……

本丸手入室内

加州清光脸色苍白的躺在绵软的床铺上,尝试着用无伤的左手撑地起身,然而在体会到了钻心的疼痛后便不敢乱动了,泪汪汪的眼珠滴溜溜转,啊啊,安定回来后看到了肯定要笑话我的。

这时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加州先生,我进来了噢。”

堀川端着长方形的木托喊道,无法脱出手来拉门是个问题。

“是堀川啊~进来吧。”清光认出声音来一惊,急忙擦掉停留在眼眶的泪,用乖乖的姿势躺好。

“栗田口的孩子们给你做了点心噢。”就在堀川为难之际,一只戴着手套的手伸出来解了一时之难。堀川对手的主人以及后面一串的躲躲藏藏的短刀们笑笑走了进去。

手入室的房间比较空荡,只有简单的几件家具。加州清光的本体就位于不远处,悬在房间内的半空位置,几只粉球棒尽职尽责的拍打修复刀身的几处可怖裂纹。堀川国厂经过时仔细瞅了瞅,确定裂纹的存在的的确确是在缓慢的消失才放下心来。

“伤口怎么样?”堀川将托盘放在加州清光的枕边,去搬一旁的小木几。

“在愈合了,就是有点痒。”加州清光歪歪头,暖暖的点心香味扑面而来,待看清了是什么后,双眼放光!他最喜欢的大福!

“加州先生没有乱动吧。”嘴上说着,内心则是想着相反结果的堀川,将托盘内冒着热气的点心放到小木几上。

“当然没有了!很痛的好吗!”加州清光不敢在堀川国广的面前造次,也就俩月前和泉守手入时不顾伤口的问题想尝试与安定手和结果导致堀川发火的画面记忆犹新,那还真是第一次见堀川发火,把他一向争吵说不过的安定都给比下去了!非常可怕的,他才不要经历!

“是吗?”堀川跪坐下小心的用右手扶起加州清光,完美的避开了受伤的肩膀,也没让清光感到痛。

“当,当然了!”清光在堀川的注视下有些底气不足的回道,双眼眨巴眨巴,我可以吃了吗!

堀川叹气,眼前人眼角还红着呢,肯定是擦的时候太使劲了,但看见加州清光极力掩饰便也没拆穿这小谎言。
只小心的在人背后垫上一床被子好让他能靠着,在看见直立的上身缠满的绷带紧皱起眉来,“加州先生这次太鲁莽了……”

加州清光不自在的收回摸向点心盘子的左手,“还是很好解决了啊。”

“很好解决?”

“对啊,不仅保护了五虎退他们,而且还带回了新的敌
人的解决方案,啊路基回来了一定会夸我的~”清光没有察觉到堀川话中的淡淡怒意,笑着回答,光是想到啊路基回来后会夸奖他,只是这就让清光笑弯了眉眼。半响,没有染甲油的白嫩手指终是伸向了在盘底挤挤挨挨的白胖胖的大福。

堀川拿起不再冒热气的盘子向前递近,好让清光能轻松拿到点心,看着某人毫无阴霾的笑容叹了口气内心纠结了一会还是决定要好好教训(bushi,教导)一下。
“……后果就是,加州清光重伤还差点回不来了……加州先生,”

“烫烫烫!!”清光在堀川沉默的空档抓起了一只就往嘴里送,一整个大福丢进口里,咬破白糯的外皮后流出的是还滚烫的馅汁。

“加州先生!吐出来!”堀川也没想到能有这样的状况。

“呜呜唔~”清光被烫的眼泪直飚,左手在脸旁挥舞好似能减缓疼痛一样扇小风。

“小心伤口别乱动,吐出来!”堀川放下盘子小心的将加州清光揽过来轻轻的抚背,一手拿起旁边的茶杯递到清光的嘴边。

清光摇头使劲嚼嚼嚼,很烫但很好吃,糯糯的红豆泥馅香甜美味,还带着一点玫瑰花香。让在床上躺了两天而且吃了两天光忠特制*毫无味道*白粥的清光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天堂。(光忠心里苦,明明是按照病人得吃清淡的做的粥!)

“唔唔,好好吃啊,对了堀川,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清光有些费力的咽下大福,伸手又抓了一个,小心的吹吹后望向身旁:“堀川张嘴,啊~”

在一边自个自导自演担忧着急的堀川*被塞了一嘴点心的*国广: “…没事。嗯?是很好吃。”

“一定是请教了烛台切先生吧!”

“唔,平常没有白疼那群小坏蛋们~”清光舔舔手指道,一举一动可爱十足。

堀川心累,打又打不得,骂还啥不得,自个是作着嘛来。

“加州先生晚饭想吃什么?今晚可以不喝粥了哦。”堀川温柔的问话,将加州清光散落的长发收到一起,掏出红色绸带细心的编好,在结尾处打了蝴蝶结,嗯,很可爱。

“堀川!~可以吗可以吗?”得到了堀川点头的回答,清光兴致高昂的掰手指数数“我想吃烛台切最拿手的!大福也要一份,对了对了……”

堀川没有说话,只是笑着注视少年因为开心而渐渐红润的脸颊。

打刀少年在战场上太过拼命,只为了完成主的命令,渴望得到主的喜爱。但少年对自己要求严厉却温柔以待所有人,这是最可贵的也是最让堀川国厂担忧的。因为少年根本没有意识到身旁的大家对他的感情。





堀川国广笑:
咱还是等大和守先生和长曾祢大哥回来后再来公堂处置吧。大和守先生绝对会很高兴的。


谢谢观看,谢谢小红心小蓝手。

评论(10)

热度(61)